【特别报道致敬医师!】30斤铅衣加身 与射线共舞 跟随镜头感受白衣职业背后之不易

原标题:【特别报道致敬医师!】30斤铅衣加身 与射线共舞 跟随镜头感受白衣职业背后之不易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三十斤铅衣下的生命之托

首个中国医师节前夕,我们来认识“介入科医生”,了解这个职业的人不多。介入科医生,他们常年工作在手术室的铅门之内,借助X射线,和患者一起与疾病抗争。为了防止辐射,这些医生们工作时要穿着三十斤重的铅衣,但头部、胳膊和双腿都长期暴露在射线下。他们总说自己比同龄人更显苍老,更易得放射损伤性疾病,但却没有人后悔穿上这沉重的铅衣,去托举生命。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冠心病二科主任 朱皓:来来,家属来,现在造完影了,这是冠脉造影,你爱人血管这块完全闭了 。

刚刚送来的这位患者急性下壁心梗,冠状动脉造影发现右冠近端高度闭塞,随时会出现危险,www.66sbc.com。在导管室,医生们都必须穿上铅衣,尽管室内温度只有20度,但一场手术下来,他们几乎每个人一身大汗。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治疗科 主治医师 张涛:平常下手术之后,几套衣服(洗手衣)都不够换的,一天好几套衣服(洗手衣)都是湿的,一般我们的铅衣最轻的也有20多斤吧。

做介入手术医生,不光是精细活,也是力气活。在大医一院,有51位血管介入医生,其中4位主刀医生是女性,穿着铅衣的她们被同事称为“铁娘子”。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部心内科主任 黄榕翀:铅衣不能把所有的地方都覆盖掉,所以我们主要是保护主要的腺体,比如说胸腺、胸部,还有男女下面的生殖腺,给患者也会覆盖上,然后我们知道这两侧腋窝,还会有一些腺体,所以说,身体只要是裸露在外面,比如说头发和眼睛,其实都有(直接)射线(损害) 。

黄榕翀从事介入治疗19年,个人一年平均介入手术超过800台,这个数相当于一个县市级医院一年全部的手术量。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部心内科主任 黄榕翀:别紧张,你越紧张 (胳膊上血管痉挛),我们就要扎腿了,(疼痛)稍微有一点像蚊子咬再疼一点。

完成一上午25个门诊病人后,黄榕翀马上进入手术室,这台手术已经是下午的第四台手术后面还有三台。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部心内科主任 黄榕翀:吃饭去,郭磊(同事)你上来,让他下去吃饭,吃饭还能忘了呢,我也下去吃个饭。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部心内科主任 黄榕翀:今天早晨门诊抽血的化验现在就出来了,拍过来之后我马上把结果跟(门诊)病人沟通,因为下午他们就见不到我了,要不然病人就为了看化验单,还要重复来挂号,重新来跑一趟。

医生脚下的这个脚闸就是启动X射线的装置,踩得时间越长次数越多,射线量越高,辐射剂量也越大。手术中的这名患者由于比较胖,为了血管显影清晰,X射线量实时曝光量需要调高。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部心内科主任 黄榕翀:要保证这个肉一直不要影响到我们的血管,因为导丝很短,假设这个手指一松,这个肉就把这个血管给它推出来了,那个针导丝都很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两个人配合,这个时候配合是没有铅挡板的,那个铅挡板是要拿走的,所以需要两个医生,全部都暴露(在)X射线下,这样子确实是(影响),但是没有办法。 

黄榕翀团队中有5位介入医生,冬天病人多,最多一次一天安排了17台手术。这位拿着大顶、倒立在墙边的医生名叫郭雷,团队中最年轻的介入医生。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院介入医生 郭磊:从第一台到最后一台手术,站的时间也是比较长,因为毕竟现在还年轻,也是多锻炼一下,对腰以后也有好处。 

夏云龙从事介入治疗20年,同事们都调侃他,一个曾经帅气小伙如今成了弯腰驼背的大叔,20年铅衣的压迫,腰背严重变了形。记者穿上最轻的一款铅衣走起路都很费劲,何况医生一站就是一天。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 夏云龙:射线量和距离的关系,是成几何倍数的增加,也就是说我离射线放射源哪怕只近几厘米,都会有一个明显的损害。有统计学(数据报告),比如说我们手术的时候,面对患者,人体的左侧和右侧,接触射线的距离不一样,比如说左眼的射线人员,这个白内障的发生率就要比右眼的发生率高,左侧的脑部肿瘤比右侧的脑部肿瘤发生率风险要增加。 

采访中,这些铅衣医生都说自己很矛盾。明知道有辐射损伤,但却放不下手术刀;明知道要做好射线防护,但急诊中却常常顾不得戴上铅防护头套眼镜。

介入医生 高连君:不论是急诊病人,或者术中出现紧急情况需要处理的,没有一个人会考虑到有射线(损害)的问题。

介入医生 张荣峰:抛弃所有的顾虑,既然选择了就无怨无悔。

介入医生 张涛:也没有办法,干这个工作就得承受这些,用我们自己的健康换取患者的健康 。

介入医生 黄榕翀:也许当初刚开始干的时候并没有情怀,也许并没有,但是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我越来越爱它。

好医生必须是人民的好医生

下面我们来认识一位杰出的医学科学家:吴英恺。吴英恺是中国胸心血管外科和心血管病流行学的奠基人之一,建立了中国第一所胸科专科医院,也是阜外医院、北京安贞医院的创始人。好医生必须是人民的好医生,是人民卫生保健的勤务员。是吴老从医生涯执守一生的准则。

早在上世纪40年代,留学美国的吴英恺已是世界知名的胸外专家。1940年,年仅30岁的吴英恺完成了我国第一例食管癌切除及胸内食管胃吻合术。他一生致力于心胸血管外科的临床实践、医学研究和教学。

吴英恺常说“ 你问我有什么长处,那就是不怕困难,敢于面对困难,人是应该有点精神的。”

北京安贞医院心脏移植与瓣膜中心主任 孟旭:回过头来去看我们安贞医院的发展,其实自始至终都是这个精神的,就是坚持,中国现在二尖瓣修复手术,已经从我们五年前(修复率)可能只有5%,现在(修复率)能够提高到接近20%或30%。

20世纪70年代起吴英恺积极参与和组织开展高血压普查、脑血管病和冠心病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及人群防治工作,为我国和国际心血管病防治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他认为“ 好医生必须是人民的好医生,是人民卫生保健的勤务员。

原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 吴兆苏:我们有个科研工作,也是心血管病监测,全国各地都要去跑,那时候出一个差还是很艰苦的,但是我们就以吴老为榜样,一定要克服困难。所以我们这个项目是一个国际协作项目,在国际上得到了好评。

吴英恺撰写的科普小册子中这样写道 “ 医生不要看不起科普咨询,这是最高级的工作。治疗是10个医生给1个人解决问题,防治是1个人给1000人甚至1万人传递知识。医生不能就给人开方子, 要给人讲课,讲不明白的还要补课。”

十三五期间将培养15万名全科医生

明天,也就是8月19日是首个中国医师节,全科医生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十三五期间,我国将培养15万名全科医生,每万名城乡居民将拥有2—3名全科医生。

十三五期间,国家将深化院校全科医学教育改革,继续实施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推进农村基层本地全科人才培养。扩大全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招收规模,力争到2020年全科专业招收数量达到当年总招收计划的20%。鼓励二级及以上医院有关专科医师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培训。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工资水平,使其工资水平与当地县区级综合医院同等条件临床医师工资水平相衔接。

对经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的本科学历全科医生,在人员招聘、职称晋升、岗位聘用等方面,与临床医学、中医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同等对待。基层全科医生参加中级职称考试或申报高级职称时,外语成绩可不作为申报条件,对论文、科研不作硬性规定。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发挥全科医生和家庭医生团队在医保控费方面的“守门人”作用。

中国医师协会会长 张雁灵:近几年党和政府特别侧重了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侧重了加强西部地区和边远地区的基层医生培养和使用,现在我们的全科医生已经达到了25.3万人 。